<cite id="fzzgz"><span id="fzzgz"></span></cite>

      1. 位置導航: 首頁  >  報道  >  油氣
        【油氣】萬里回家路
        2020年03月23日 22:16   來源于:中國石油石化   作者:徐 偉   打印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鄉村水泥道兩邊密密匝匝的檸檬樹,如同綠色的海洋。檸檬樹漸漸稀少,汽車進入山谷,沒有了導航信號。正當躊躇,望見前方一輛油罐車,跟上!再峰回路轉,一部刷著紅白相間油漆的井架,英姿颯爽地出現在眼前——這是馳援回國的川慶鉆探海外鉆機。

          2017年10月到2019年10月,整整兩年!川慶鉆探12部鉆機從五湖四海,歷經險阻,匯聚于國內油氣勘探開發的熱土上。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只為了一個目標;萬水千山、漂洋過海,只為了一個信念——早日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不忘初心、延續使命,萬里馳援國內油氣勘探!

          將令一出動遷始

          2017年10月,川慶鉆探綜合研判國內外市場前景,做出一個慎重的決定:從海外調運鉆機回國,支持國內油氣勘探開發!

          從國外回運,巨大的工作量和不可確定因素,像一座大山橫亙在所有人心頭。

          回憶起動遷工作的艱難,國際工程公司進出口業務管理中心副經理李菡感慨道:“那段時間都沒有朋友約我吃飯,因為我的電話鈴聲不斷,一頓飯從頭到尾都在通話,擾得朋友們聚會都沒了興致。”

          設備清理、資產評估、拆卸、集港速度、報關、運輸安全……沒有哪一個環節不是困難重重;遠距離遙控加上時差、所在國資源匱乏、當地政策限制……一個個在國內看來普通的問題,在異國他鄉沒有一個能輕松解決。

          在土庫曼斯坦分公司清關科,聽完領導關于動遷工作的要求和部署后,老員工孫璟威一臉無奈地翻閱著已經泛黃的原始關單,無從下手:“時間這么緊,不可能完成提交釋放令的申報條件啊!”嘴上一邊這么說著,一邊戴上安全帽急匆匆出門去堆場核實設備。

           

          連續二十多天在寒風呼嘯中清點,連續二十多天熬夜加班制作單據,鉆機終于具備申辦釋放令的條件。但土庫曼斯坦天然氣康采恩顧慮多部鉆機發走將對阿姆河項目建設造成影響,遲遲不予批準。

          孫璟威只能一次又一次去找甲方給康采恩去函。一次,甲方人員忙于其他工作,讓孫璟威回去等待。等甲方忙完,已是深夜,才發現孫璟威還在等。甲方深受感動,終于同意按我方思路給康采恩起草信函。

          在巴基斯坦分公司,采辦部的香慶眉頭緊蹙:巴基斯坦稅收新政策要求所有臨時入關超過5年的設備補繳高額保函延期費。

          經過艱苦卓絕的談判,巴基斯坦海關同意回運鉆機在現有價值基礎上重新計算保函延期費,并同意巴基斯坦分公司在寬限期內分批補繳其他貨物進口稅,緩解了巴基斯坦分公司面臨的資金壓力。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因有其他外資石油公司偽造海關文件的行為被曝光,巴基斯坦分公司在等待輪船期間,被海關懷疑提交了偽造的關稅免征文件,進出口業務被凍結。

          巴基斯坦分公司立即派香慶前往海關部門澄清解釋。誰知三天后,巴基斯坦海關出口部依據新法案的部分措辭漏洞,要求分公司再支付一年保函延期費。而此時,距離船期已不足5日!

          在極大的壓力下,巴基斯坦分公司沉著應對,在巴基斯坦海關各部門、官員間積極斡旋,反復協調溝通,鉆機終于獲得入港許可。

          2018年2月11日,伴隨汽笛長鳴,CCDC-33隊鉆機搭乘大康號貨輪成功離境! 看著全球船舶實時軟件MarineTraffic界面中,大康號貨輪沿著既定航線平穩地駛往馬六甲海峽方向,香慶懸了幾個月的心終于放下了……

          千山萬水回家路

          對國際工程公司總經理周崇志來說,每一部鉆機發運都讓他寢食難安。鉆機動遷難,而運輸安全壓力更大!

          受美國制裁伊朗影響,土庫曼斯坦項目第二批鉆機發運只能以公路方式運輸,經烏茲別克斯坦、哈薩克斯坦,從霍爾果斯口岸入境,橫跨4個國家,行程6千公里。

          2018年10月25日,兩部鉆機設備集結霍爾果斯口岸。恰逢口岸新國門啟用,車輛通行能力驟減。時間就是沖鋒號!通過向海關人員闡述鉆機回運的意義,最終打動了他們。

          海關人員主動加班加點,兩天辦理完所有手續。他們說:“這不單單是幫你們辦理清關手續,更是助力我們自己國家的能源開發!”一席話讓在場所有人心潮澎湃,倍感事業的光榮。

          當車隊行至新疆和靜縣時,下起了鵝毛大雪,40臺車輛被困于茫茫戈壁。國際工程公司迅速啟動應急預案。當地路政、派出所接到報警趕來營救。飛雪之中,路政清雪,警車開路,每天10臺車一組緩慢通行……

          第二批巴基斯坦項目鉆機,也改用陸運方式,經喀喇昆侖公路回國。

          喀喇昆侖公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越邊境的公路,道路險峻,終年積雪。當海拔上升到4000米以上時,車輛由于汽油燃燒供氧不足,只能以每小時20公里的速度緩慢前行。司機和跟車人員普遍都出現了頭痛、想嘔吐等高原反應。

          在詳細的預案和意志力的支撐下,車隊翻越了喀喇昆侖山脈,翻越了帕米爾高原,翻越了喜馬拉雅西麓,最終安全抵達中國喀什紅旗拉甫國門。

          玻利維亞分公司CCDC-68隊鉆機,則橫跨整個太平洋,航程一萬八千多公里,走過了最遠的回家路。如此長距離的海上運輸,風險和不確定因素太多。

          從玻利維亞前往智利港口的陸運部分,由于當地交通不發達,回運的絞車、泵等設備屬于超寬超重貨物,每過一座橋梁,都需要接受承載論證。道路在安第斯山的山崖邊蜿蜒,坑洼不平,一側是峽谷深淵。

          5月17日,CCDC-68隊鉆機開始裝車啟程。而這時,連日的暴雨導致兩國多處道路塌方。如果不能按時完成集港,哪怕延誤一天,都將意味著產生高昂的船舶滯期費!延誤得更久,船期或將被取消!

          為了節約時間,負責此次動遷的李慧成和張凡分開行動,一人勘察路況,一人奔走公路管理部門協調放行。

          令張凡印象深刻的是,在一個塌方地段,當地負責人同意在道路清障完畢的第一時間允許CCDC-68隊的設備單獨通過——那是凌晨兩點,灼灼的車燈,投射在安第斯山脈幽深的密林中……

          9月11日,重慶納溪溝碼頭,CCDC-68隊鉆機提前一個月安全抵港并完成卸貨。這一刻,標志著海外鉆機回運任務圓滿完成。

          10月12日,四川安岳高石001-H50井場,CCDC-68隊鉆機奏響了獻禮祖國母親70華誕的第一聲轟鳴!

          責任編輯:陸曉如

          znluxiaoru@163.com

        十大熱門文章月排行

        活動 更多
        雜志訂閱
        东京热精品无码 magnet